阿萌的九天

【叶喻】旧年[2]

·民国paro,双线故事,BE 慎入
·主叶喻,对于黄少天,我只能说是个助攻的。
·历史学的不好,有逻辑错误的地方,欢迎指正。
·感觉这文坑了好久,不知道自己的脑洞还能不能连上

 

  黄少天是知道叶秋的,他和喻文州是发小,喻文州从杭州回来就到局里报道,和黄少天一起工作,对于杭州的一些事,他也是清楚的。
   只是,他实在是不能想象眼前这个靠在门上,有些嘲讽的人就是自家队长心心念念的学长。
 
  喻文州看着门前的人,有些激动,想去问为什么这些年不和他联系,为什么不回他的信,可又觉得似乎太过逾距,站在那里有些局促。
  黄少天跟在喻文州身边很久了,在他的印象里,喻文州永远是波澜不惊的,好像没有什么能够让他放在心上,他很温情,有礼貌,是世人眼中的谦谦公子,可现在,这位本该平静的人却失手打翻了茶杯。
  黄少天虽然外表看起来大大咧咧的,但其实是一个很细心的人,他察觉到了喻文州的失态,扯了扯他的衣袖,喻文州没反应,顾不得什么上司,黄少天跟刘局说了一声就拉着喻文州走了。
  喻文州一直看着门前的人,那人却好像没看见他似的,连一个眼神都没给他。
 

黄少天拉着喻文州走后,刘功成才招呼了青年进门,青年走到他面前敬了个礼,说到:“国编军303师队上校叶修前来报道,请将军指示。”
  刘功成看了看叶修说:“礼毕。”叶修收回了敬礼的手,因为敬礼而紧绷的身体也舒展了,现在看去倒是有些懒散。刘功成让叶修坐了下来,自己也坐回了办公椅“叶修侄儿啊,你这次来不止是为了什么视察啊体验吧。”
  叶修笑着说“就是为了这些事嘛,你知道的,刘叔叔,我爸天天嚷嚷着让我去学学经验,你看,广州这治安那在北平也是数一数二的啊,这不就派我来向您学习学习嘛。”
  刘功成呵呵一笑说“你小子别跟我来这一套,我还不知道你啊,说吧,这次又是什么人对你出手了?”
  叶修被拆穿了,也就不在说笑,喝了口水说“这次不是我,是整个叶家。”
  “叶家?什么人这么大胆,连你们家都敢弄?”
  “还能有谁,不就是那些觊觎我爸地位的嘛,只是这次情况不太好,三个月前的会上,陶轩坚持不抵抗政策,被我爸说了一顿,这事传到委员长那儿去了,现在委员长对我爸有些微词,他们就开始就着这事来闹腾了。”
  “陶轩是汪派的人,这事八成就是汪精卫的指使的,也难怪你父亲要把你送来了,对了,你父亲他还好吧。”
  “谢刘叔叔关心,家父他一切安好。”
  “那就好,你呢这段时间就好好的待在广州,现在局势不明朗,你也不要太张扬,你父亲手握重权,又有多年威望,应该不会有太大的问题。”
  “这我知道,只是要麻烦刘叔叔了。”
  “你小子,跟我客气什么,对了,你姨知道你要来,吩咐我了,就我带你上我们家去住,正好,我外甥儿,就是你刚才看见的那个上校喻文州也在我家,你们应该能聊到一块儿去。”
  叶修在听刘功成说喻文州是楞了一下“那行,那我就不跟您客气了。”
  说完了家常,刘功成才开始正式的给叶修介绍情况,安排工作,让他熟悉熟悉环境。

  黄少天拉着喻文州就进了办公室,关好了门才说道“队长,你怎么了,刚才那人就是叶秋吗?感觉他好像不认识你啊?他真的你说的当年带着你们做学生运动的那个前辈?”
  喻文州回了办公室才算回了神,想起刚才自己的失态和那人的反应,暗自叹了口气。
  “我也不知道,但人的长相是不会有太大变化的,他应该就是了,对于他记不记得我,我也不知道,我们有一年多没联系了,最后一次见面是在他毕业那会儿,可能他不记得了吧。”
  “他毕业?我记得他是大你两届,也就是31年?你们四年没见了?”
  听了黄少天的分析,喻文州才发现,他已经有四年没有见过叶秋了,可那个人的一颦一笑他都还记的清清楚楚,他却已经忘了吗?
  “队长,你放心我一定会帮你的,我去给你打听他去啊。”
  “等等,你说帮我,帮我什么啊?”喻文州有些不解。
  “还能是什么,当然是帮你追他了。”黄少天看喻文州的神色更加不解。
   喻文州不知道该说什么,想要去了解他的近况,有怕多年未见显得唐突,当年两人的关系不清不楚,在人前是普通的前辈和后辈,在人后又有着那样暧昧的关系,这样的关系在这个时候实在是不适合重提。
  于是,他制止了黄少天的行为,黄少天撇了撇嘴也没在说什么,可心里却更想了解叶秋了,到底是个什么人才,有什么能耐能让那么淡泊人情的队长关心他,为他着想还喜欢他这么多年。


tbc



 

【周叶】沉舟之畔〔2〕

·架空古代向   王爷周×隐士叶
·剧情较多,肉会有,可能不多,可以的话,会写番外,嗯,你们懂的
·剧情类似探案与谋略向,如有逻辑上的错误,欢迎指正
·该文节奏较慢,慎入
·以上OK的话,请下滑

 

  车走的不算快,约莫过了半个时辰,就进到了竹园,暮亭先生的居所就在竹园里。
  乔一帆听到门外的动静,就开门了,马车已经到了,周泽楷先下了车,然后又把暮亭扶下了车,一帆赶紧上前扶住了摇摇晃晃的暮亭,待暮亭站稳之后就松开了手,站在一旁。
  周泽楷打量着眼前的房屋,不比京城的建筑高大华美,但胜在细致精巧,简单的大门上挂了一个匾,上书‘暮园’从门前往里望去,是一个院子,院子里还开着各色各样的花。
  暮亭看向周泽楷做了一个礼说“周公子,多谢相送,今天天色已晚,不如先在寒舍将就一晚。”
  周泽楷回了一个礼道“先生言重了,我本是来拜访先生的,何来将就一说。还有一事,先生在京城的一位故人托我带着东西给先生。”
  暮亭楞了一下“不知是哪位故人?”周泽楷没说,只道“那人说先生见到东西就知道了。”
  暮亭也没再问,请周泽楷进了门。
  周泽楷随暮亭穿过院子,周泽楷看着周围的摆设总觉得有些熟悉,却也没开口询问。到了会客厅,两人入了坐,江波涛在周泽楷身后侯着,一帆则在暮亭身后侯着,小柔端上来两杯茶。暮亭指着茶说“周公子尝尝,这是今年的新茶,我还是第一次用它待客呢。”周泽楷抿了一口,茶有股淡淡的香味,不算浓,茶入口很清爽,不苦不涩,回味无穷,连周泽楷这样向来不喜欢喝茶的人都忍不住赞叹。
  茶既然尝过了,接下来就要说正事了。周泽楷从袖子里拿出信说“先生,这信?”暮亭知道他的意思便叫一帆和小柔退下了,周泽楷也支走了江波涛。
  现在大厅只剩下他们两个了,周泽楷将信递给了暮亭,暮亭接过信说“周公子不必客气,以后叫我叶修就好。”
  “嗯?”周泽楷有些懵。
  叶修笑了笑放下信说“都忘了自我介绍了,在下姓叶名修,字源澈,周公子叫我叶修即可。”
  周泽楷看着叶修在心里叹了口气,看来,他真的不记得自己了。“叫名字似乎不太好,我就叫叶兄吧,如何?”
  叶修笑道“随你,那我叫你小周不介意吧。?”
  听到小周,周泽楷楞了一下,叶修解释道“我以前有个朋友,他的弟弟也姓周,我看你与他年纪差不多,所以,如果你介意的话就算了。”
  “不介意,”周泽楷下意识的说,说出口又觉得太唐突,又说道“家中父兄也是这样叫的,习惯了。”
  叶修没再说什么。而是看向了手中的信。信封上没署名,只有一个小小的私印,印上也只有一字‘叶’,信是用火漆封住的,叶修取来小刀,拨开了信封,从中拿出了信。
  叶修看了信,内容大致与他想的差不多,只是一些细节更加完善。叶修将信收起,问周泽楷“小周,信上说,他托你带了一个东西,不知是什么?”
  “是有一个东西,不过,那人说得看情况才能给你。”叶修把玩着手中的纸扇“哦?看情况?什么情况?”周泽楷回道“嗯,这个我自有定夺。”
  叶修用纸扇轻拍着手说“也就是说,得小周你愿意我才能拿到那东西喽?”
  “是。”周泽楷回道。
  “据我所知,我那位故人可是很少真正相信什么人,看来,小周你是有什么特别之处了?”
  “只是受人之托罢了,我不曾多想。”
  “小周今天就先在这儿歇息一晚吧,我叫人给你铺床。”“那就麻烦叶兄了。”叶修唤来一帆叫他去安排两间房。两人有聊了会儿,周泽楷就下去休息了。

 

晚上,叶修房中。
  “先生,今天那人是什么来历?”
  叶修正在看书,听到一帆的话后说“你问我啊?我怎么知道。”
  “我看先生对他的态度,还以为是认识的人呢。”
  “你怎么会这样想?”叶修笑着问。
  “以前有人来,先生都闭门谢客,能进门的少之又少,更别提让他人留宿了。”
  “这不是天黑了吗,况且人还把我从路上送回来呢,总不好赶人吧。”叶修一脸苦恼的说。
“先生还说呢,去年黄少将军来找你,你还不是半夜把人给赶出去了。”
  “有嘛?我怎么不记得了。”叶修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对着一帆眨了眨眼。
  一帆见叶修不想多说也就没再问了,嘱咐叶修早点休息后就回自己房间了。
  一帆走后叶修放下了书,起身从书架旁的柜子里拿出了一个盒子。盒子有巴掌大小,做工精细,一看就知道不是这样的小地方能有的东西。叶修打开盒子,里面放着一个玉佩,牛乳般的色泽,在烛光下泛着光,玉的形状是一个狻猊,雕工十分精细,连有多少毛发都能数清。
  叶修拿着玉佩看的出神,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与此同时,周泽楷所在的客房。
  “公子,这先生看着不像是与城中那位有交集的人啊。”江波涛终于将憋了半天的话问了出来。
  “怎么会呢,他们不仅有交集,而且交情还深的很呐。”
  “那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不急,先观察一阵子再说。”周泽楷顿了顿又道“你派人先去奉城知州府,告知王知州,说我见奉城周边景色不错,想先游玩几日,过几天再去拜访王知州。”
  江波涛领命,便退下差人去办了。江波涛走后周泽楷从怀中拿出了一个刻着负屃的玉佩,那玉的色泽以及流苏的辫法甚至是穗上串的玉珠都与叶修的狻猊玉佩极为相像,仿佛就是出自同一处。

………………………………
终于更了,哈哈哈哈,也不知道有没有人看,lo主历史学的不好,只能写个架空古代,要是和历史上的不一样,就当是私设好吧[强行解释]
那个文中的小周与叶修以前是认识的,只是因为一些原因小周改名字了[小周以前不叫周泽楷]所以叶修没把现在的小周往少年伙伴身上想[并不是不记得了]
京城中的那位故人大家觉得会是谁呢?欢迎评论哦

 
 
 

额(⊙o⊙)…我真的尽力了,谁知道发出去换行竟变的如此迷,各位天使将就这看吧,抱歉!
占tag抱歉

[张叶]我喜欢你,叶修

理智禁欲班长张×傲娇妖精学委叶

校园paro

ooc 注意


[你收了我,我就不祸害别人了啊]

  张新杰看着眼前的人,一向平静的脸竟有一丝崩裂的
痕迹。眼前的人一脸自信的现在张新杰面前,用一双好
看的眼睛看着一向以禁欲著称的班长,有些戏谑的笑
着。
  过了一会儿,张新杰扶了一下眼镜说:“好啊,”然
后看着眼前人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接着说:“你刚才说
的我答应,也请你遵守诺言,还有,既然我们已经确立
关系了,就请你不要动不动就去调戏别人,至少不要让
我看到。”

[想我一世英名竟毁在今日,失误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叶修撑着头一脸往事不堪
回首的看着眼前的两位,“老叶,不是我说你啊,哈哈
……你不是一向挺能吗?哈哈……怎么栽你们班长手里
了啊。”叶修咬着吸管想着上午发生的事就一阵头疼。
旁边的空位突然坐了个人,叶修扭头去看,待看清了来
人,一下子坐起来,本来向旁边倾靠的身子一下子坐的
端正,这见鬼的模样又让黄少天笑了半天。
  “你来干嘛?”叶修冷冷的问,
  “陪你吃饭啊。”张新杰毫无波澜的回答,
  “不需要,我和你没关系,离我远点儿。”叶修抗拒
到。
  “我是你男朋友,你自己说的,”张新杰把叶修拨到
一边的青椒几下拌进了饭里“不要挑食。”
  “两位的关系真的很好啊,这模样是小情侣吵架了?
嗯?”叶修瞪着眼前说话的人“喻文州,你可别瞎说啊,谁跟他情侣啊,我们关系一点儿都不好,可坏可坏了,真的。”叶修一脸正经的给喻文州分析他与张新杰的关系如何如何坏,喻文州则顶着苏死人的笑看着他一脸‘没错啊,我觉得就是啊,我知道你这是傲娇,我什么都懂的’表情,叶修无奈扶额,在心里把上午的自己骂了一百八十遍。

[喂,我那些话也就说说而已,你别当真啊]

  叶修坐在医务室的床上,张新杰坐在小板凳上给叶修
处理腿上的伤口,听到这话,头也没抬,依然利索的用
棉球给叶修消毒。
  “你几岁了?”张新杰突然问。
  “啊?……17了啊。”叶修没反应过来,下意识的
说。
    “你难道不知道吗?现在的法律规定,16就可以承担
刑事责任了,也就是说,从法律上讲,你得为自己的行
为负责了。”张新杰一边消毒一边说。
  “那不一样,我只是……啊!!!”叶修突然叫了一
声,腿抽了一下,眉毛皱了起来“张新杰,你轻点啊”
  张新杰说了句抱歉,然后抬手扶了下眼镜问“只是什
么?”这本是很平常的动作,但在叶修眼里却有种阴森
的感觉,吓得他没敢说是玩笑“没什么……哈哈。”
  张新杰给叶修涂了药,用纱布包扎了一下,还系了个
小小的蝴蝶结,叶修拽着蝴蝶结有些嫌弃,但也没敢说
出来。
  张新杰把叶修的裤腿放下来,整理好之后坐在他的旁
边,叶修有些尴尬,就坐在那儿玩儿手指,从张新杰的
角度看,叶修的眼睛半眯着,长长的睫毛张扇子一样在
下眼睑留下一小片阴影,鼻子不算挺翘但是很秀气可
爱,粉嫩嫩的嘴唇嘟着,张新杰突然心动了一下。
  “叶修。”张新杰用很轻柔的声音叫他,和平时的克
制完全不一样。
  “啊?”叶修扭过头看着他,眨了两下眼睛‘有点可
爱’张新杰心想,然后靠过去,把一枚轻柔的吻落在了
叶修粉嫩的唇上。
  ‘嗯,软软的,好甜’


[乐乐啊,我知道你对我最好了,别拒绝嘛]

  叶修一脸讨好的看着张佳乐,心里正在盘算怎么骗张
佳乐给自己买烟,完全没注意到张佳乐惊恐的表情。
  张佳乐伸手推了推叶修,叶修没有注意,还在说一些
很暧昧的话,张佳乐看着叶修身后的班长,心里大叫倒
霉,早就说被叶修缠上准没好事,只是这情况已经不能
用倒霉形容了,难道自己真是幸运E,看着自家班长越
来越不好的脸色,张佳乐一把推开了叶修,说“班长,
不关我事啊,找他,哈哈”说完就一溜烟儿跑了。
  叶修突然被推开,也没反应过来,还喊了声别走啊,
见张佳乐一下跑的没影了,摸了摸头,然后转身。
  “啊!”叶修刚转过来就看见了张新杰,吓得心都快
出来了“你在这儿干嘛?想吓死人啊。”
  张新杰看着眼前的人,突然有些生气,一下子把叶修
推到了墙上,然后贴了上去。
  两人隔得很近,呼吸打在对方的脸上,叶修扭了扭身
子,想要挣脱,叶修把手抵在张新杰肩膀上,想要推开
他,察觉到叶修的抗拒,张新杰更生气了,刚才他看见
叶修搂着张佳乐,那么亲呢,自己还是他男朋友呢,却
从来没有被他那样抱过,想到这儿,张新杰一手
揽过叶修,把他固定在自己怀里,另一只手扶着他的
头,就这样吻了上来。
  叶修没想到张新杰会来这么一出,一时没反应过来,
就被对方袭击成功,张新杰含着叶修的嘴唇,慢慢的
吸允,不一会儿,叶修的唇就红肿了,张新杰伸出舌
头,撬开了叶修的牙缝,钻了进去。
  叶修懵了,张新杰的吻没什么技巧,可比起叶修还是
强点儿的,叶修抵在张新杰肩上的手,被张新杰引诱环
上了他的脖子,吻还在继续加深,叶修的身子越来越
软,全靠张新杰抱着才没有滑到地上。
  一吻结束,张新杰抱着叶修,叶修靠在张新杰身上喘
气,张新杰在叶修耳边轻声说“我喜欢你,叶修。”


[张新杰,我也喜欢你]

  张新杰看着眼前穿着班服,拿着毕业证的叶修,心里
满是欣喜,听到这话还有些不可置信,叶修顿了顿又说:
“看在你那么喜欢哥的份上,哥勉勉强强也喜欢下你
吧,怎么样,惊不惊喜?”
    张新杰扶了下眼镜“应该的。”叶修没好气的笑了,在明媚的阳光下,少年仿佛在发光,晃得张新杰心里暖
暖的,他突然想到了那个上午,庆幸自己当时答应了叶
修看似无理的要求。
  幸好,我没错过你,叶修!

end

加个all叶的tag,免的没人看
没有开车,本来还有个同学聚会小番外的,可九天刚毕
业,写着写着就有些难过,所以删了,等以后有机会说
不定会写个小短篇[不要期待,你会失望的]
  最近脑洞好多,目测有以下
·[伞修]伞哥是天上的神仙,在游历凡间时遇到了叶修
兄妹(私设苏沐橙是叶修妹妹),后来不小心掉下悬崖
回到了天上却不记得叶修,后来凡间要把苏沐橙送到天
上,说是为了佑福,但苏沐橙已经有了心上人莫凡,叶
修不忍妹妹和心上人分离,就代替苏沐橙去海外的仙
山,巧的是娶叶修的正是伞哥,然后……
·[吴叶]想写但是还没好剧情,待定……

看到数学试卷的那一刻,我仿佛看到了数学之神那温和的笑中透露出的点点蔑视

孩子,你对数学一无所知!!!!!

【周叶】沉舟之畔, [1]

架空,王爷周×隐士叶,剧情的话,类似探案。
ooc,人物性格有私设,如有逻辑上的错误,求包涵。

“这都晌午了,先生怎么来没回来?”
  “小柔别急啊,先生准是又去哪里喝酒了。”
  “不去找找吗?”
  “找不到的。”

 

  初夏的太阳总是让人感到很舒服,懒懒的照在人的身上,不热烈,却又充满了活力。山茶村外的路上,一辆马车正在缓缓行驶。

  周泽楷坐在车里,有些无奈的看着卧榻上熟睡的人。虽说他此行的目的确实是拜访此人,但如今这情况,倒多少有些奇怪了。

一刻钟前。

  周泽楷坐在车里烦躁的揉了揉额角,近来发生的诸多琐事连他都有些吃不消了。他用手撑着头,打算小憩一会儿,但到底没能如愿,马车突然停下,车里的周泽楷就被吵醒了。

  “何事?”
  “少爷,前面路边有个人。”车外的侍卫应道。
  “……不用管……”
  “可少爷,车夫说那个人就是我们要找的暮亭先生。”侍卫回话。
 
  周泽楷用手拨开轿帘,太阳晃得人有些睁不开眼。周泽楷眯着眼睛往前看,就在车前约莫二三十步的地方有个身穿白衣的人靠在一个大石头上。
 
  周泽楷放下轿帘,打开车门,对车夫问道“老人家怎知那人是暮亭先生?”

  那车夫哈哈一笑摸着胡子说“公子有所不知,这暮亭先生啊,在我们这一带,可谓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啊,先生人极好,对我们十里八村的人都挺照顾,教孩子识字,给人看病,还给官府破案呢,哈哈哈,扯远了,”车夫不好意思的又捋了捋胡子“先生爱喝酒,可又不太会喝酒,我们隔壁村有好些酒坊,先生常去哪里,先生喝醉了,也不要人搀扶,就自己走,经常是走着走着就在路边睡着了,平时往来的人多,看见了都有送先生回家,今儿这太阳,怕是都在忙活,没人瞧见吧。”

  周泽楷觉着有些好笑,让江波涛下去看看。江波涛下了车,走到那人身边,从怀里拿出画像,对着看了好一会儿,然后跑回来“禀告少爷,看画像,那人确是暮亭先生。”

  周泽楷也下了车,去看那人,车夫忙跟着下去了。

  走到跟前,周泽楷才看清那人的面貌,脸看着很清秀,皮肤很白,却又透着些许红,一对柳叶眉,轻缓的舒展着,睫毛很长,像个小扇子一样在下眼睑撒下一小片阴影,红唇微启似乎还能看到粉粉的舌尖。

  周泽楷蹲在暮亭面前,轻轻的晃了晃他的肩膀,没醒。周泽楷想了一会儿问车夫道“老人家可知先生的住处?”车夫答了句知道,周泽楷又对江波涛说“去把车门打开,我来扶先生。”

  江波涛跑去看车门了,周泽楷揽过暮亭的上身,想把他扶起来,可暮亭醉酒了,此时身子软的很,周泽楷试了几次都没能成功,无奈只好将人打横抱起,许是一下离了地的缘故,暮亭在周泽楷怀了轻蹭了下,还哼了一声。

  周泽楷抱着暮亭上了车,将人放在榻上,虽是夏天,却还是给他盖了一张薄毯。安置好暮亭先生,周泽楷方才做好,江波涛和车夫也上了马车。

  车夫挥了下鞭子,车又走起来,只是速度慢了些。

  ——
  车开在慢慢的走,周泽楷靠在车上浅眠。

  榻上的人动了动,翻了个身,醒了。

  暮亭坐起身子,揉了揉眼睛,才发现自己好像是在车上,一扭头,看见了周泽楷,周泽楷也才刚醒,眼睛还没完全睁开,就看着榻上坐着的人。

  “额,这是哪儿啊?你又是谁啊?我怎么会在这儿?”
  “这是我的马车,我叫周泽楷,是来拜访先生的,在路上见先生睡在路边,我的车夫正巧知道先生住处,才想送先生回家,见先生睡的正好,没好意思打扰,多有得罪。”
  “……没什么,对了,你是京城来的?”
  “是”
  “哦,多谢公子相助,待去寒舍,再好好招待。”
  “先生客气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收件人是叶修[你个丧心病狂的女孩]买的国家队队服,01号哦!!!

愿每一个同担都能被温柔以待:

男主叶修?群像全职?垃圾官方?带你走进荣耀叶粉不为人知的内心世界…… 


长微博地址:http://weibo.com/u/5644005427?refer_flag=1001030201_&is_all=1#_rnd1495733925710

熬夜做出这条长微博,接下就看你们的啦!

2017.05.2614:00更新: 错字问题已更正,为集中扩散,增加热度,请同担姑娘们多去微博支持转发,谢谢!

2017.05.2617:00更新:现在阅文已经公关在tag下屏蔽了这条微博,只有拜托同担们尽可能多地转发传播了。宁可蚍蜉撼树,绝不坐以待毙。

2017.05.26*:20更新:长微博屏蔽已解除,谢谢各位姑娘的努力!另外,有姑娘提醒长微博组,有人在微博不停举报,所以如果发现搜索搜不出来,多试几次:)

2017.05.27 15:20更新:记录,截止此时,转发12000,评论2730。长微博忽然被买水军疯狂转发,不负责任地预测一下,大概马上就有人会来指责我们“黑子买水军闹事污蔑官方”“竞争对手在抹黑阅文”了吧:)


《全职高手》唯一大男主——叶修

来福:

       写在前头的话:


       1.本文目标群体:《全职高手》主角粉,即叶修的粉丝群;


       2.本文撰写目的:旨在向另一部分不明真相的叶粉,科普2017.05.24晚,部分叶粉怼【官方】的真正原因,并寻求行动支持;


       3.《全职高手》官方,本人只认原著作者蝴蝶蓝


       4.为行文简洁,正文中,蝴蝶蓝以外的其他版权拥有方统称为【官方】,率先站出来怼【官方】的部分叶粉简称为叶粉;


       5.本文具体框架:①事件回放;②事件分析;③事件诉求


 


       以下正文。


 


       一、事件回放。


       2017.05.24晚,【官方】转发某赞助商的微博,明确表示【官方】动画中,非主角的某选手所代言广告,将于05.26晚开始,在五大卫视以及各大网络平台投放。此举措令部分主角粉感到极其难受,继而在社交平台向【官方】表达自己的强烈不满。


 


       二、事件分析。


       1.“广告事件”展现的内核。


       粗暴概括“广告事件”,看似是“【官方】将顶级资源给了配角,而没有给主角,引起了部分主角粉的强烈不满”。但实际上,是“广告事件”所体现出的【官方】真正态度,彻底惹怒了叶粉


       那么,“广告事件”体现出【官方】什么样的态度呢?——说话没有公信力、结果随心所欲


 


       众所周知。


       跟别家官方不同的是,《全职》【官方】非常热衷于将YLQ的套路,使用在《全职》的读者身上。人气投票、销量排名、微博打榜,类似活动经常被【官方】大张旗鼓推出。并且,各种明示暗示说,人物的待遇、人物的戏份、人物周边的有无,会由粉丝(pai ming)决定。


       结果呢?


       在各种投票活动中,稳坐第一的人物,没有得到最好的待遇


       这就是说话没有公信力


       作为一部大IP的【官方】,在明确告诉读者“人物排名”会对人物待遇有影响的前提下,却将优秀资源随意配置给“投票中非第一名”的人物,这就是结果随心所欲


       随的是“谁”的心?【官方】的心。


 


       正是【官方】这种“说话没有公信力、结果随心所欲”的垃圾态度,所展示的“丝毫不在意读者真实意愿、毫不顾忌读者真挚情感”的内核,彻底惹怒了叶粉。


 


 


       2.“广告事件”产生的不利影响。


       说不利影响之前,首先简单说一下,“广告事件”会带来怎样的收益。


       ①作为国内第一个带着代言,登陆五大卫视的小说人物,能提高该人物的知名度;


       ②在①的前提下,吸引路人关注相应的【官方】动画、漫画、周边、手游,形成新增长点;


       ③路人会形成直观印象,将《全职高手》跟该位代言人直接挂钩,该位代言人成为《全职高手》的直接形象代言人。


       而不利影响很简单,就是这些收益,跟本应得到这种待遇的叶修,统统没有关系


       叶修是谁?


       是原著作者写明的唯一主角,是各种人气投票稳坐第一的人,是每次周边销量稳坐第一的人,是本应该得到这种资源配置的人。


       坦白说,能不能上广告,叶粉不稀罕。


       叶粉愤怒的是,【官方】恬不知耻地将叶粉一点一滴地在各种投票、销量排行竞争中,堂堂正正给叶修争取到的第一待遇,随意地配置给其他非第一角色。


       全职高手,就是叶修,叶修第一,叶修最强,叶修就是主角。


       ——但【官方】的态度表示:人气?没用!购买力?没用!我想让谁代表《全职高手》就让谁代表,我想怎么搞就怎么搞,嘻嘻。


       在我看来。


       “广告事件”的最大不利影响就是,一旦这次叶粉继续妥协,底线就会被再一次降低,【官方】会更有恃无恐,进一步将《全职高手》“群像小说化”,一边将叶粉当作提款机,另一边更加地践踏叶粉的尊严和情感。


       退让,会被人更加得寸进尺,这是“广告事件”产生的最不利后果


 


 


       3.致使叶粉非常愤怒的深层原因。


       在此,本人明确表示,“广告事件”只是最后一根稻草。


       在此,本人明确表示,“广告事件”只是最后一根稻草。


       在此,本人明确表示,“广告事件”只是最后一根稻草。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广告事件”只是最后一根稻草,是叶粉怼【官方】的导火线,真正导致叶粉非常愤怒的深层原因,是【官方】屡屡、每每、多次的恶劣行为


 


       由于笔者时间有限,按照时间倒叙顺序,简单举例。


 


       ①05.23腾讯视频动漫,在微博发布动画宣传,共10个角色。【官方】表示,由于该平台一次只能发布9张图片,所以叶修,《全职高手》毋庸置疑的大男主,被放在了第9格——不但是最后一格,还跟别的人物拼接,可怜兮兮地挤在一起。


       给配角独立套房的配置,让主角跟他人挤小隔间,并且放在宣传的最后最末角落,这就是主角的待遇


       10个角色,9个坑,位置不够,所以委屈主角挤一挤。


       为什么会这样?或许是因为,将作品的灵魂人物、作品的核心主角,单独地请出来重新发一条微博,会世界末日吧!


       不知大家认为,如此大IP的大男主,有没有资格享受单图待遇?显然,【官方】认为没有。


 


       ②自【官方】动画播放以来,画面重复的问题就一直非常明显。


       例如,05.19播出的动画08集,作为主角的叶修,几乎找不到一个新镜头。据统计,【官方】动画仅仅是粉丝找出来的叶修重复画面,就多达106处,是【官方】动画人物“被重复”次数最多的


       超过三位数的重复画面,这就是【官方】对待主角的态度——敷衍了事,得过且过,


 


       此外,还有。


       人物盒蛋质量极差、主角手办质量极差、主角生日福袋是旧款随机、【官方】设定集弄错主角冠军数量、贩卖劣质公交卡,等等,笔者时间有限,无法一一细说,但【官方】的种种劣迹,全部、全部,都可以在微博上找到事件发生时,叶粉向官方提出的严正交涉


       一次又一次,每一次叶粉都试图以理性的方式,向官方提出自身的合理诉求——但每一次都被敷衍了事。


       《全职高手》,叶修实力第一、人气第一、是作品的大主角。


       【官方】周边,叶粉购买力第一;【官方】投票,叶粉战斗力第一。


       但是。


       一直以来,在【官方】底下,叶修很憋屈,叶粉很憋屈。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叶粉的此次愤怒反抗,并非是因为“广告事件”,而是因为【官方】一而再再而三地践踏叶粉的尊严、玩弄叶粉的情感。


       这才是,真正导致叶粉非常愤怒的深层原因。既愤怒,又失望,是亲身经历这次事件的你我。


 


 


       三、事件诉求


       首先,非常感谢看到这里的叶粉。


       作为隔着网线素不相识的人,能够将彼此连结在一起的,是对叶修同样的热爱,是叶修对我们相同的重要性。我们是同样那么地喜爱叶修。


       在文前说过,本文的撰写目的,是向部分不明真相的叶粉科普事件的前因后果,并且,希望能够得到行动上的支持


 


       在此,本人呼吁。


       恳请每一位叶粉,不要再无底线地容忍【官方】。


       本文的唯一诉求就是,不要再容忍垃圾【官方】的糊弄。


       说到底,我们惯着【官方】,容忍【官方】,不过是期望对方能够对叶修好些,能够给予叶修相应的待遇。但是,在【官方】一次次地让我们失望的情况下,是否还有必要去憋屈地忍让、退让呢?不。没有。没必要。


       金钱是爱,买买买毫无疑问是表达爱意的最直率方法。但是,对象不该是垃圾【官方】


       将购买劣质周边的钱节省下来,用作给虫爹打赏,用作以叶修名义去捐免费午餐,不好吗?不爽吗?没意义吗?很好!很爽!很有意义!


 


       在此,本人希望。


       每一位看到这里,又认为诉求合理的叶粉,能够以己表率,做出行动,拒绝垃圾【官方】。不要再买滞销过气毫无诚意的【官周】,不要再容忍【官方】的恶心行为。


       真诚希望,每一位同样热爱叶修的叶粉,能够一齐将我们从叶修身上汲取到的能量,以合理有意义的方式宣传给别的其他人,让更多的人认识到叶修的好,让更多的人从中受益。


       这是一件多么好的事情呀!


       对吧!


 


       再一次感谢看到这里的叶粉,0529,不同地方同一个日子,一齐给叶修道声生日快乐吧。


       谢谢。以上。


 


 


 


本文不商用即可自由转载 ,再一次致谢大家的行动。



【叶喻】旧年 [1]

·民国paro
·双线故事
·BE 慎入

  广州的早市总是很热闹!
   
  还没到七点,喻文州就被楼下小贩的吆喝声吵醒了。
  [真是比闹钟还管用啊!]喻文州埋汰了一下就起床了。吃过早饭,喻文州早早的去了局里。昨天少天打电话说北平那边的人到了,想着今天怕是要来早会,喻文州也就放弃了饭后去美华书店闲逛的习惯。

  刚到没多久,黄少天就来找他了:“哟,来这么早啊?没去书店?”
  喻文州随意的翻着面前的文书:“不是你说上边来人了吗?不早点来,被发现了又得麻烦。”
  黄少天靠在桌上上:“这次来的人什么开头啊,不好好在北平待着,上咱们这儿来干嘛,想我堂堂行动队副队居然去抓小偷,简直有损我剑圣的名声啊。”
  喻文州把手里批好的文书合上,盖上笔盖,把钢笔放进口袋,站起身,拿着文件夹说:“这么想知道的话,就去看看吧。

  和黄少天一起出了门,把手里的文件交给了秘书,两人就朝后院去了。
  到了局长办公室前,喊了声报告就进去了。
  刘功成抬头见是他们俩,问道:“文州,少天?这么早来这儿干嘛啊?”喻文州笑了笑,刘功成是他舅舅,平时说话倒也闲散了些,没什么拘束:“听说北平那边的人到了,我和少天想来看看。”
  刘功成看了看自己的外甥,长得英俊,性子也好,为人处世更是没得挑,想着马上就要到这儿来的那个浑小子,刘功成就有些头疼,只希望那人不要祸害了自家的好外甥啊。
 
“我叫小李去码头接了,这儿会儿还没回来呢,你俩在这儿做着等的,估计也快了。”
  喻文州倒也没客气,直接就坐那儿了,还给自己倒了杯茶。黄少天难得没说话,站在那儿也没动。刘功成看了看他说:“行了,你也别在这儿杵着了,去坐吧,我不会跟你老爹告状的。”听到这话,黄少天笑了:“那成,刘叔叔,您可得跟我爹说啊,不然,他又得说我没规矩了。”看到刘功成点点头,黄少天就跑到喻文州身旁坐着了,喻文州给他也倒了杯茶,就坐着等人。

  没过多久,门外响起了脚步声,随着一声报告,门被打开了,李义忠进来到刘功成面前行了个军礼:“报告局座,人接回来了。”话刚说完就听到一个被子倒了的声音,刘功成看过去,一个穿着背带裤,手里拿着外套的人懒散的靠在门口,喻文州面前的被子倒在桌子上,他站在那儿,望着门前的人呆呆的问了句:
  “叶秋?”

 


  喻文州的大学是在杭州上的,那个时候,广州局势不太平,每天都有学生被捕,喻老爷子不放心这个宝贝孙子,让在杭州做生意的喻二叔把喻文州接去杭州了。
  喻文州倒是不在意,那些被捕的学生多是学生集体游行的发起人,他不会参与这些事,不过为了不让家人担心,他还是去了。

  当时杭州还比较太平,城内多是些英国商人,没有像广州那样到处都是军队。
  喻文州学的是数学,这个专业比较冷门,生源不多,喻文州没去叔叔家住,被分在学校的宿舍。
 
  因为是新生,住校的日用品都得自己准备好,喻文州从老师那里领到钥匙后就拎着大包小包去宿舍了。
  宿舍在西南角一个小型人工湖旁,只有三层楼,掩映在层层绿柳之后,很有诗意。喻文州站在宿舍门口,一个小小的楼梯们虚掩着,上面还挂着一个小小的裱过的门牌[望月斋]喻文州看了一小会儿就上楼了。

  他住在302号房,因为手里的东西太多了,只好把东西放在地上,拿钥匙开门,刚准备进去,突然听到了开门声,随后是一声浅笑:“哟,新生来了啊。”
  喻文州转过身,就看见一个青年倚靠在门上,脸上还带着慵懒的笑容。见喻文州转过来了,青年直起身子,伸出来右手“你好,我叫叶秋。”

  黄少天曾问过喻文州为什么那么在乎那个叫叶秋的人,喻文州当时正在看书,他抬起头望着窗外,脑海里全是初见是对方慵懒的笑容[我大概那个时候就喜欢上他了吧]喻文州如是说到。

  喻文州转过来看着叶秋伸出手握了下对方说:“喻文州。”收回手后,叶秋把手插进裤兜,笑着说:“听你这口音,不是杭州人吧,广东的?”喻文州点了点头说“是的,学长。”
  叶秋笑的更开了:“什么学长啊,我也就大你两届而已,叫我叶秋吧,那什么,你这东西要帮忙吗?”喻文州鬼使神差的点了点头,直到叶秋帮他把东西拿进了房间,他才突然意识到,自己并不喜欢和陌生人有过多的接触。
  叶秋把东西拿进来后就告辞了,喻文州收拾好了床铺,躺在上面,心却怎么也静不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