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萌的九天

【周叶】沉舟之畔〔2〕

·架空古代向   王爷周×隐士叶
·剧情较多,肉会有,可能不多,可以的话,会写番外,嗯,你们懂的
·剧情类似探案与谋略向,如有逻辑上的错误,欢迎指正
·该文节奏较慢,慎入
·以上OK的话,请下滑

 

  车走的不算快,约莫过了半个时辰,就进到了竹园,暮亭先生的居所就在竹园里。
  乔一帆听到门外的动静,就开门了,马车已经到了,周泽楷先下了车,然后又把暮亭扶下了车,一帆赶紧上前扶住了摇摇晃晃的暮亭,待暮亭站稳之后就松开了手,站在一旁。
  周泽楷打量着眼前的房屋,不比京城的建筑高大华美,但胜在细致精巧,简单的大门上挂了一个匾,上书‘暮园’从门前往里望去,是一个院子,院子里还开着各色各样的花。
  暮亭看向周泽楷做了一个礼说“周公子,多谢相送,今天天色已晚,不如先在寒舍将就一晚。”
  周泽楷回了一个礼道“先生言重了,我本是来拜访先生的,何来将就一说。还有一事,先生在京城的一位故人托我带着东西给先生。”
  暮亭楞了一下“不知是哪位故人?”周泽楷没说,只道“那人说先生见到东西就知道了。”
  暮亭也没再问,请周泽楷进了门。
  周泽楷随暮亭穿过院子,周泽楷看着周围的摆设总觉得有些熟悉,却也没开口询问。到了会客厅,两人入了坐,江波涛在周泽楷身后侯着,一帆则在暮亭身后侯着,小柔端上来两杯茶。暮亭指着茶说“周公子尝尝,这是今年的新茶,我还是第一次用它待客呢。”周泽楷抿了一口,茶有股淡淡的香味,不算浓,茶入口很清爽,不苦不涩,回味无穷,连周泽楷这样向来不喜欢喝茶的人都忍不住赞叹。
  茶既然尝过了,接下来就要说正事了。周泽楷从袖子里拿出信说“先生,这信?”暮亭知道他的意思便叫一帆和小柔退下了,周泽楷也支走了江波涛。
  现在大厅只剩下他们两个了,周泽楷将信递给了暮亭,暮亭接过信说“周公子不必客气,以后叫我叶修就好。”
  “嗯?”周泽楷有些懵。
  叶修笑了笑放下信说“都忘了自我介绍了,在下姓叶名修,字源澈,周公子叫我叶修即可。”
  周泽楷看着叶修在心里叹了口气,看来,他真的不记得自己了。“叫名字似乎不太好,我就叫叶兄吧,如何?”
  叶修笑道“随你,那我叫你小周不介意吧。?”
  听到小周,周泽楷楞了一下,叶修解释道“我以前有个朋友,他的弟弟也姓周,我看你与他年纪差不多,所以,如果你介意的话就算了。”
  “不介意,”周泽楷下意识的说,说出口又觉得太唐突,又说道“家中父兄也是这样叫的,习惯了。”
  叶修没再说什么。而是看向了手中的信。信封上没署名,只有一个小小的私印,印上也只有一字‘叶’,信是用火漆封住的,叶修取来小刀,拨开了信封,从中拿出了信。
  叶修看了信,内容大致与他想的差不多,只是一些细节更加完善。叶修将信收起,问周泽楷“小周,信上说,他托你带了一个东西,不知是什么?”
  “是有一个东西,不过,那人说得看情况才能给你。”叶修把玩着手中的纸扇“哦?看情况?什么情况?”周泽楷回道“嗯,这个我自有定夺。”
  叶修用纸扇轻拍着手说“也就是说,得小周你愿意我才能拿到那东西喽?”
  “是。”周泽楷回道。
  “据我所知,我那位故人可是很少真正相信什么人,看来,小周你是有什么特别之处了?”
  “只是受人之托罢了,我不曾多想。”
  “小周今天就先在这儿歇息一晚吧,我叫人给你铺床。”“那就麻烦叶兄了。”叶修唤来一帆叫他去安排两间房。两人有聊了会儿,周泽楷就下去休息了。

 

晚上,叶修房中。
  “先生,今天那人是什么来历?”
  叶修正在看书,听到一帆的话后说“你问我啊?我怎么知道。”
  “我看先生对他的态度,还以为是认识的人呢。”
  “你怎么会这样想?”叶修笑着问。
  “以前有人来,先生都闭门谢客,能进门的少之又少,更别提让他人留宿了。”
  “这不是天黑了吗,况且人还把我从路上送回来呢,总不好赶人吧。”叶修一脸苦恼的说。
“先生还说呢,去年黄少将军来找你,你还不是半夜把人给赶出去了。”
  “有嘛?我怎么不记得了。”叶修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对着一帆眨了眨眼。
  一帆见叶修不想多说也就没再问了,嘱咐叶修早点休息后就回自己房间了。
  一帆走后叶修放下了书,起身从书架旁的柜子里拿出了一个盒子。盒子有巴掌大小,做工精细,一看就知道不是这样的小地方能有的东西。叶修打开盒子,里面放着一个玉佩,牛乳般的色泽,在烛光下泛着光,玉的形状是一个狻猊,雕工十分精细,连有多少毛发都能数清。
  叶修拿着玉佩看的出神,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与此同时,周泽楷所在的客房。
  “公子,这先生看着不像是与城中那位有交集的人啊。”江波涛终于将憋了半天的话问了出来。
  “怎么会呢,他们不仅有交集,而且交情还深的很呐。”
  “那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不急,先观察一阵子再说。”周泽楷顿了顿又道“你派人先去奉城知州府,告知王知州,说我见奉城周边景色不错,想先游玩几日,过几天再去拜访王知州。”
  江波涛领命,便退下差人去办了。江波涛走后周泽楷从怀中拿出了一个刻着负屃的玉佩,那玉的色泽以及流苏的辫法甚至是穗上串的玉珠都与叶修的狻猊玉佩极为相像,仿佛就是出自同一处。

………………………………
终于更了,哈哈哈哈,也不知道有没有人看,lo主历史学的不好,只能写个架空古代,要是和历史上的不一样,就当是私设好吧[强行解释]
那个文中的小周与叶修以前是认识的,只是因为一些原因小周改名字了[小周以前不叫周泽楷]所以叶修没把现在的小周往少年伙伴身上想[并不是不记得了]
京城中的那位故人大家觉得会是谁呢?欢迎评论哦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