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萌的九天

【叶喻】旧年[2]

·民国paro,双线故事,BE 慎入
·主叶喻,对于黄少天,我只能说是个助攻的。
·历史学的不好,有逻辑错误的地方,欢迎指正。
·感觉这文坑了好久,不知道自己的脑洞还能不能连上

 

  黄少天是知道叶秋的,他和喻文州是发小,喻文州从杭州回来就到局里报道,和黄少天一起工作,对于杭州的一些事,他也是清楚的。
   只是,他实在是不能想象眼前这个靠在门上,有些嘲讽的人就是自家队长心心念念的学长。
 
  喻文州看着门前的人,有些激动,想去问为什么这些年不和他联系,为什么不回他的信,可又觉得似乎太过逾距,站在那里有些局促。
  黄少天跟在喻文州身边很久了,在他的印象里,喻文州永远是波澜不惊的,好像没有什么能够让他放在心上,他很温情,有礼貌,是世人眼中的谦谦公子,可现在,这位本该平静的人却失手打翻了茶杯。
  黄少天虽然外表看起来大大咧咧的,但其实是一个很细心的人,他察觉到了喻文州的失态,扯了扯他的衣袖,喻文州没反应,顾不得什么上司,黄少天跟刘局说了一声就拉着喻文州走了。
  喻文州一直看着门前的人,那人却好像没看见他似的,连一个眼神都没给他。
 

黄少天拉着喻文州走后,刘功成才招呼了青年进门,青年走到他面前敬了个礼,说到:“国编军303师队上校叶修前来报道,请将军指示。”
  刘功成看了看叶修说:“礼毕。”叶修收回了敬礼的手,因为敬礼而紧绷的身体也舒展了,现在看去倒是有些懒散。刘功成让叶修坐了下来,自己也坐回了办公椅“叶修侄儿啊,你这次来不止是为了什么视察啊体验吧。”
  叶修笑着说“就是为了这些事嘛,你知道的,刘叔叔,我爸天天嚷嚷着让我去学学经验,你看,广州这治安那在北平也是数一数二的啊,这不就派我来向您学习学习嘛。”
  刘功成呵呵一笑说“你小子别跟我来这一套,我还不知道你啊,说吧,这次又是什么人对你出手了?”
  叶修被拆穿了,也就不在说笑,喝了口水说“这次不是我,是整个叶家。”
  “叶家?什么人这么大胆,连你们家都敢弄?”
  “还能有谁,不就是那些觊觎我爸地位的嘛,只是这次情况不太好,三个月前的会上,陶轩坚持不抵抗政策,被我爸说了一顿,这事传到委员长那儿去了,现在委员长对我爸有些微词,他们就开始就着这事来闹腾了。”
  “陶轩是汪派的人,这事八成就是汪精卫的指使的,也难怪你父亲要把你送来了,对了,你父亲他还好吧。”
  “谢刘叔叔关心,家父他一切安好。”
  “那就好,你呢这段时间就好好的待在广州,现在局势不明朗,你也不要太张扬,你父亲手握重权,又有多年威望,应该不会有太大的问题。”
  “这我知道,只是要麻烦刘叔叔了。”
  “你小子,跟我客气什么,对了,你姨知道你要来,吩咐我了,就我带你上我们家去住,正好,我外甥儿,就是你刚才看见的那个上校喻文州也在我家,你们应该能聊到一块儿去。”
  叶修在听刘功成说喻文州是楞了一下“那行,那我就不跟您客气了。”
  说完了家常,刘功成才开始正式的给叶修介绍情况,安排工作,让他熟悉熟悉环境。

  黄少天拉着喻文州就进了办公室,关好了门才说道“队长,你怎么了,刚才那人就是叶秋吗?感觉他好像不认识你啊?他真的你说的当年带着你们做学生运动的那个前辈?”
  喻文州回了办公室才算回了神,想起刚才自己的失态和那人的反应,暗自叹了口气。
  “我也不知道,但人的长相是不会有太大变化的,他应该就是了,对于他记不记得我,我也不知道,我们有一年多没联系了,最后一次见面是在他毕业那会儿,可能他不记得了吧。”
  “他毕业?我记得他是大你两届,也就是31年?你们四年没见了?”
  听了黄少天的分析,喻文州才发现,他已经有四年没有见过叶秋了,可那个人的一颦一笑他都还记的清清楚楚,他却已经忘了吗?
  “队长,你放心我一定会帮你的,我去给你打听他去啊。”
  “等等,你说帮我,帮我什么啊?”喻文州有些不解。
  “还能是什么,当然是帮你追他了。”黄少天看喻文州的神色更加不解。
   喻文州不知道该说什么,想要去了解他的近况,有怕多年未见显得唐突,当年两人的关系不清不楚,在人前是普通的前辈和后辈,在人后又有着那样暧昧的关系,这样的关系在这个时候实在是不适合重提。
  于是,他制止了黄少天的行为,黄少天撇了撇嘴也没在说什么,可心里却更想了解叶秋了,到底是个什么人才,有什么能耐能让那么淡泊人情的队长关心他,为他着想还喜欢他这么多年。


tbc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