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修的小宝贝

【叶喻】旧年[6]

从无数论文中赶出来的更新,短小,快放寒假了,回去一定要多多更新。

民国paro,be慎入。

五月份的时候,广州商行的老板办了个酒会。在这样的乱世还能做生意的,跟政府都有点儿交情,这商行的老板也不例外,老板姓孙,听说祖上不是广州的,而是京城的,家中有做大官的,靠着这点儿关系,在广州码头捞了个肥差,从此发家致富,做了广州十三行的行长,后来大清被推翻,孙老爷子马上就投靠了民国政府,还出了不少钱财给国军购置武器装备,军方对他也是多有照顾,生意做的更好了。

 

 

孙老爷子膝下育有一子,可惜英年早逝,幸得留有一子,聪慧灵利,老爷子对这个孙子可是疼爱的很,酒会也是为了给这孙少爷介绍人脉关系而办的。为了给孙子撑场子,孙老爷子特意邀请了刘功成这个保密局司令,喻文州、黄少天也在邀请之列

酒会的地点是广州的一家酒店,典型的欧派建筑,大厅的装修富丽堂皇,地方也宽敞,用来办酒会在适合不过了。6点开始的酒会,五点多人就已经来了大半了,刘功成官位大,自然是掐着点去的,喻文州、黄少天自然也是和他一起。

    喻文州不是很喜欢这样的场合,一大群人算计来算计去的,没意思的很。跟着舅舅和广州的大佬们打过招呼后就自己找了个角落坐下了。虽说喻文州坐的是个角落,但这个角落的位置很好,可以看到大部分大堂的情况却能不受打扰,是个好地方。到六点一刻的时候,孙少爷才到酒会上来,孙公子一出场,立马就成了就会得焦点,孙少爷长得一表人才,到现在到没有娶妻,要是哪家姑娘得了孙少爷的青睐,就是祖宗八代修来的福分。

孙公子虽然是众人视线的焦点,却不是喻文州的,从孙少爷进场,喻文州的视线就在他的旁边----叶修的身上。叶修今天没有穿军装,而是穿了一套休闲的西装,头发也用发胶梳了上去,整个人像个世家子弟,这样的叶修倒是和当年的叶秋一模一样。叶修跟孙公子显然是认识的,两人自进来就一直在交谈,孙公子没有理会围在他身边的像蜜蜂一样的人群,只是带着叶修到了主位,其他人见酒会的主人对他们没有兴趣,也不再纠缠,散了的人群倒是方便了喻文州看叶修,叶修与孙公子谈笑,喻文州的心里很不舒服,可是他却没有不舒服的理由,与他有关系的是叶秋而非这个叶修,叶秋是他的校友、恋人,可叶修却只是他的同事,两个人甚至都不能算熟识,这样又有什么理由阻止叶修与他人亲近。

酒会的内容无非是孙老爷子想让孙公子接手他的生意,特地请了广州的大佬,就是想告诉世人孙公子的地位,让有异心的人收了心思。酒会结束后,喻文州没有跟舅舅一起回去。叶修并没有出来,相必实在和孙公子在说话,喻文州等在叶修回家路上的一个小巷子里,他不知道叶修会不会回来,但他还是在等。

叶修是前两天去拜访的孙哲平,也就是今天酒会的主人,孙公子。孙哲平与叶修是发小,只是在叶修十岁那年,孙哲平就被孙老爷子接去广州了,得知叶修也来了广州就请人去送了个信。叶修酒会之后被孙老爷子叫去叙旧,问了些叶修家里的事。叶修回家的时候,婉拒了孙哲平派人送他回家的好意。

故地恰逢旧友是一件高兴事,对叶修来说也是这样,自从十五岁离家出走后,叶修就再也没有看到过小时候的朋友,孙哲平的到来让叶修疲惫的心有了一丝放松,但是,现在更让人头疼的事依然没有解决,比如,站在叶修家那条小巷子的喻文州。喻文州靠在墙上,双手插在裤兜里,眼神到处乱飘,察觉到有人到来就直起了身,但眼睛依然看在别处,叶修有些生气,但他不知道自己在气什么,是气喻文州大半夜不睡觉跑来这凉快,还是气自己即使到现在依然放不下他,他不知道。

叶修走上前去,喻文州才终于将目光投向他,然后笑着问了句“叶修?”,叶修看到他的笑一时说不出话来,半响才嗯了一声,听到回答,喻文州笑的更欢了,甚至还伸出手抱住了叶修,叶修见喻文州这个模样恍惚间像是回到了从前在学校的时候,就忘了推开他,喻文州见叶修没有拒绝,抱的的更紧了。喻文州还沉浸在叶修的怀抱的时候,突然听到了叶修的一句小心,然后就被叶修推开了,之后就是一声枪响。叶修反应极快,瞬间就掏出枪回了一枪,打中了那人的胳膊,来人见形势不妙,转身就逃,叶修记挂着喻文州就没有追过去,只是有打了几枪但是都没中,见人跑远了,就收起了抢,去看喻文州的情况。幸好,喻文州没有什么大碍,身上只有一些擦伤,“我没事,不要管我,你快去追他。”叶修没听,去拉他起来,喻文州还想劝叶修,但还是没说出话来。叶修带着喻文州,出了巷子,正好碰上黄少天手下的人,见叶修两人连忙过来问“叶特派员,刚刚的枪声是怎么回事,喻少没事吧?”说着就要伸手扶喻文州,叶修扶着喻文州闪过了他的手,“他没事,那个人往东街方向跑了,手上中了一枪,快去追。”那人知道此事重大也不敢耽误,连忙叫上人去追。

叶修扶着喻文州进了自己的屋子,但是没有开灯,把喻文州放到沙发上,准备开灯去找医药箱,却被喻文州拉住了,“放手,我去拿药给你处理伤口。”喻文州没说话,也没有放开叶修,“喻文州,放手,我要去拿药箱。”喻文州拉着叶修的手说“你刚刚是在担心我吗?别说什么这是对同事、对上司的外甥的关心,你骗不了我,也骗不了你自己。”叶修没想到喻文州到现在还在想这个问题,但又不得不承认他说的对,刚刚枪响的那一刻,自己真的被吓到了,甚至直到现在都还心有余悸,所以才把人带回来,想守在他的身边。心中积攒的情绪一下子爆发出来,叶修突然自暴自弃的说“那你要我怎么样,承认我喜欢你,承认我到现在都还放不下你,哪怕你拒绝我,耍我,我还是想守在你的身边,你非要我承认你才甘心吗?非要我这么狼狈你才觉得高兴,觉得很有成就感吗?”当听到叶修说喜欢自己的时候,喻文州真的很高兴,原来自己想了几年的人也还是喜欢自己,但是越听越觉得不对劲,直到最后只剩下惊讶与不敢相信,怎么会,自己这么喜欢叶修,怎么会拒绝他,怎么会耍他。“没有,我没有,我没有拒绝你没有耍你,你喜欢我我高兴还来不及,怎么会拒绝你呢?一定是有什么误会,我们好好谈谈,好吗?”叶修见喻文州这样,也有些疑惑,心想这样也好,弄清楚之后,喻文州就没有理由再缠着自己,自己也不会再这样优柔寡断了。

 

 

哈哈哈鱼总的攻势很猛啊,修修终于肯承认自己还喜欢文州了,叶修之前之所以不承认,是因为在学校发生的的一些误会,很俗套的梗啊,下一章两个人就会解开误会,然后就是甜蜜蜜的日常了。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