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萌的九天

【周叶】沉舟之畔, [1]

架空,王爷周×隐士叶,剧情的话,类似探案。
ooc,人物性格有私设,如有逻辑上的错误,求包涵。

“这都晌午了,先生怎么来没回来?”
  “小柔别急啊,先生准是又去哪里喝酒了。”
  “不去找找吗?”
  “找不到的。”

 

  初夏的太阳总是让人感到很舒服,懒懒的照在人的身上,不热烈,却又充满了活力。山茶村外的路上,一辆马车正在缓缓行驶。

  周泽楷坐在车里,有些无奈的看着卧榻上熟睡的人。虽说他此行的目的确实是拜访此人,但如今这情况,倒多少有些奇怪了。

一刻钟前。

  周泽楷坐在车里烦躁的揉了揉额角,近来发生的诸多琐事连他都有些吃不消了。他用手撑着头,打算小憩一会儿,但到底没能如愿,马车突然停下,车里的周泽楷就被吵醒了。

  “何事?”
  “少爷,前面路边有个人。”车外的侍卫应道。
  “……不用管……”
  “可少爷,车夫说那个人就是我们要找的暮亭先生。”侍卫回话。
 
  周泽楷用手拨开轿帘,太阳晃得人有些睁不开眼。周泽楷眯着眼睛往前看,就在车前约莫二三十步的地方有个身穿白衣的人靠在一个大石头上。
 
  周泽楷放下轿帘,打开车门,对车夫问道“老人家怎知那人是暮亭先生?”

  那车夫哈哈一笑摸着胡子说“公子有所不知,这暮亭先生啊,在我们这一带,可谓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啊,先生人极好,对我们十里八村的人都挺照顾,教孩子识字,给人看病,还给官府破案呢,哈哈哈,扯远了,”车夫不好意思的又捋了捋胡子“先生爱喝酒,可又不太会喝酒,我们隔壁村有好些酒坊,先生常去哪里,先生喝醉了,也不要人搀扶,就自己走,经常是走着走着就在路边睡着了,平时往来的人多,看见了都有送先生回家,今儿这太阳,怕是都在忙活,没人瞧见吧。”

  周泽楷觉着有些好笑,让江波涛下去看看。江波涛下了车,走到那人身边,从怀里拿出画像,对着看了好一会儿,然后跑回来“禀告少爷,看画像,那人确是暮亭先生。”

  周泽楷也下了车,去看那人,车夫忙跟着下去了。

  走到跟前,周泽楷才看清那人的面貌,脸看着很清秀,皮肤很白,却又透着些许红,一对柳叶眉,轻缓的舒展着,睫毛很长,像个小扇子一样在下眼睑撒下一小片阴影,红唇微启似乎还能看到粉粉的舌尖。

  周泽楷蹲在暮亭面前,轻轻的晃了晃他的肩膀,没醒。周泽楷想了一会儿问车夫道“老人家可知先生的住处?”车夫答了句知道,周泽楷又对江波涛说“去把车门打开,我来扶先生。”

  江波涛跑去看车门了,周泽楷揽过暮亭的上身,想把他扶起来,可暮亭醉酒了,此时身子软的很,周泽楷试了几次都没能成功,无奈只好将人打横抱起,许是一下离了地的缘故,暮亭在周泽楷怀了轻蹭了下,还哼了一声。

  周泽楷抱着暮亭上了车,将人放在榻上,虽是夏天,却还是给他盖了一张薄毯。安置好暮亭先生,周泽楷方才做好,江波涛和车夫也上了马车。

  车夫挥了下鞭子,车又走起来,只是速度慢了些。

  ——
  车开在慢慢的走,周泽楷靠在车上浅眠。

  榻上的人动了动,翻了个身,醒了。

  暮亭坐起身子,揉了揉眼睛,才发现自己好像是在车上,一扭头,看见了周泽楷,周泽楷也才刚醒,眼睛还没完全睁开,就看着榻上坐着的人。

  “额,这是哪儿啊?你又是谁啊?我怎么会在这儿?”
  “这是我的马车,我叫周泽楷,是来拜访先生的,在路上见先生睡在路边,我的车夫正巧知道先生住处,才想送先生回家,见先生睡的正好,没好意思打扰,多有得罪。”
  “……没什么,对了,你是京城来的?”
  “是”
  “哦,多谢公子相助,待去寒舍,再好好招待。”
  “先生客气了。”

 

 

评论(3)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