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萌的九天

【旧年】[4]

最近一段时间都在忙着上学的事,突然想起已经很久没更新了,于是就把闲暇时间写的一点点放出来了,等学校部门忙完这一阵子,更新也会多起来哦!

旧年是我自己蛮喜欢的一个脑洞,但是吧是个be,所以大家还是慎点好吧,之前说这是一个双线故事,但后来写的时候发现,叶喻在学校这个线更像是对主线剧情的补充与解释,然后双线就不写了,只在需要的时候做一下补充。

 

分割线

 

   第二天,喻文州到办公室时候,叶修已经到了,喻文州的脚步顿了一下,但是很快就恢复过来,很自然的走过去跟他大了招呼,仿佛昨天那个失态的喻文州只是人的错觉,喻文州伸出手,笑了笑说:"抱歉,昨天见笑了,都没来得及好好介绍一下自己,我叫喻文州,是保密局的文员。"叶修合上了手中的文件,脸上挂着笑容,伸出手回握了喻文州:”我叫叶修,是北平301师的特派员,很高兴认识你。"打完招呼,各自落了座,就开始工作了。

  不远处的黄少天目睹了全程,明明是很正常的新同事见面的客套,却有种很假的感觉,像是两人在做戏。喻文州也就算了,毕竟对着那张熟悉的脸可以说的确是在做戏了,但为什么叶修也有这种感觉呢,身为机会主义者,黄少天的直觉非常准,他深觉这两人有事,但喻文州既然没说破,他也不好说些什么,只能是给喻文州一些建议。

  喻文州一整天都在观察叶修,试图从中找出叶秋的影子,倒好像又找不到,叶秋爱笑,叶修也笑。但叶秋的笑是青春的、活力的,看着就很有感染力,可叶修的笑却很深沉,笑意不及眼底,让人看不透,特别是看着自己的时候,神情有些复杂,似乎有什么东西要喷薄而出,却又好像什么都没有。喻文州几乎能确定眼前这个叫叶修的人就是当年的叶秋,倒不是什么心灵感应之类的,而是因为喻文州对叶秋的熟悉,那是很小的习惯,可能连叶修自己都没注意到,但叶修既然选择了隐瞒,喻文州也不好说什么,所以他只能装作陌生人礼貌地问好。

在快要下班的时候,喻文州还是忍不住了,欢喜和悲痛交替折磨他,就算是最理智的人,也会做出不和平常的举动。

   喻文州来到叶修的办公桌前,叶修低头在忙,表情很认真,更显得人沉稳,和喻文州记忆里那个张扬的、满是活力的叶秋一点儿也不像。喻文州不知道是怎样的经历,才能让那样一个少年变成眼前这个沉稳内敛的青年,

 

但他能猜出那肯定是很残酷的,才会把他的锋芒都磨掉。

叶修早就感觉到了喻文州的到来,只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就只好装作在忙的样子,谁知等了半天,喻文州也只是看着他发呆,不说一句话,想了想,叶修开口道:喻先生是有什么事吗?喻文州还是不说话,叶修无奈的收起了手中的工作,抬头看着喻文州,却见他像个恶作剧成功的孩子一样在那偷笑,见到喻文州这个反应,叶修就明白了,他叹了口气,望着喻文州,喻文州却走了,走了两步还回过头看了叶修一眼,见叶修也在看他,就头也不回的走了。

 

下班的时候,黄少天照例来找喻文州,却被告知喻文州已经走了,与之一起走的还有新来的叶特派员,黄少天简直是无语了,前一天还和他诉苦说叶秋不认识他了,伤心的要命,今天就跟着人家走了,这进展是不是太快了点儿,最后黄少天郁闷的走了,走之前还把喻文州办公桌上摆放整齐的东西弄乱了。

叶修在离下班还有一段时间的时候就被喻文州拉着走了,喻文州走的有些急,拉着叶修的手上全是汗,叶修就在后面说:哎,我可是才刚刚上班啊,就这样跟你走了,不太好吧。喻文州没回头,依然拉着叶修往前走,但却是回答了:"可你还是跟着来了啊。

 

 

怎么样,这个够不够甜,第一次用电脑更新,果然是比手机方便多了,老叶与文州的误会会在后面的剧情里说的,大家食用愉快!

 

 

 

评论

热度(6)